您好,欢迎访问湖北省公安厅门户网站!  今天是: 湖北公安网站群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方动态  > 正文

几杯酒“掠”走2万多元,骗子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发布时间:2017-06-19 10:22:48发布部门:人民公安报

      人民公安报记者 彭 栋
      通讯员 段吉雄 朱晓慧
      女网友酒吧豪爽“消费”
      小马家住湖北十堰城区,平时喜欢上网。去年12月1日,小马通过交友软件认识一名叫“小静”的女生。看照片发现对方面容姣好气质佳,小马便加了对方为好友。经过一番交流,小静告诉小马,自己是外地人,一个月前随亲戚到十堰做生意。因为对当地不太熟悉,也不知道哪儿好玩。小马立即表示自己愿意当向导,双方约定12月4日下午在某超市门口见面。当天下午2时,小马如约见到了小静。
      “到哪儿去玩啊。”小静问小马。“你说了算。”小马回答得很爽快。
      “我们去喝点东西吧。”随后,小静便领着小马来到巷子里面的一家酒吧。两人坐定后,小静叫了3样小点心和两杯红酒,小马立即支付了380元现金。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见酒没有了,小静又开始要酒。为博得女孩开心,小马一挥手,让女孩看着点。这次女孩加大了消费力度,两瓶红酒花去了520元钱。因为身上所带现金有限,小马便刷起了信用卡。一边喝酒,小静一边说,喜欢和肯为自己花钱的男子相处。小马听后,又连续叫了几次红酒,每一次价钱都比前面的要高。
      两人正边喝边聊时,小静的手机响了。不一会儿,一个风姿绰约自称是小静朋友的女孩也来了。3人开始了新一轮的喝酒,酒的档次也越来越高,后来一瓶红酒竟然达到了2600元。而每次买单,小静很“贴心”地告诉小马,先支付一半,剩下的走时再结。
      就这样,连要了8次酒水之后,小马信用卡透支额度用尽,加上现金支付,小马一共花了1.24万元,而且这还只是全部消费的一半。见小马拿不出钱了,小静很“大方”地说,剩下的一半她自己来付,之后两人便分开了。
回家后,小马再和小静联系时,感到对方态度冷漠,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到后来,干脆微信也不回了。小马感到上当受骗了,便到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报了警。
    团伙骨干成员相继落网
      接到报案后,东岳警方立即抽调民警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民警首先找到涉事酒吧,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据该酒吧主人称,因为位置偏僻,酒吧平时生意并不太好。去年11月,有两个外地人找到他,以月租1万元的价格租下酒吧,先签了两个月的合同。然而,合同还没到期,人都不见了。
      根据合同资料,民警查到了租客的名字,据此锁定了租客的身份。通过受害人辨认,警方发现小静和租客是一伙的。专案组立即对嫌疑人深度分析,发现该团伙多名成员曾有过前科,而涉及的违法行为均是“酒托”诈骗。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以付某、肖某、黄某等为首的“酒托”团伙逐渐浮出了水面。在市公安局的协助下,东岳警方摸清了这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的架构、团伙成员、作案手法等情况。
      今年3月下旬,通过摸排之后,专案组获知了该团伙骨干的落脚地。随后,兵分几路,分赴广东、广西和武汉,开展抓捕工作。从3月25日开始收网起,民警分别在深圳、柳州、武汉等地将付某、肖某、周某等人抓获,并对其他涉案人员全部上网追逃。遂后各地公安机关一呼百应,李某,黄某、万某、陈某等骨干分子相继在落脚地落网。
    老乡组团全国行骗
      嫌疑人到案后,专案组立即展开审讯。经查,该团伙涉及的12名成员均为湖北大悟人,他们之间相互都认识,而骨干付某甚至把自己的媳妇和嫂子都拉进了该团伙,扮演酒托女。在他们中间,年龄最大的周某35岁,最小的万某今年才18岁,且大部分都是90后。
      据该团伙的老板肖某交代,2002年初中辍学后,他便一个人四处打工。期间,先后在“酒托”团伙里打工,发现这个生意很赚钱。去年3月,肖某开始单干,在广东惠州郊区开了一家咖啡厅,找来老乡张某、黄某、万某等人分别作服务员和保安员,并请了几个酒托女。由于没有经验,生意很惨淡,两个月后便关门了。
      但这次开店让肖某积累了经验,很快,他又东山再起。同年5月,他带着老乡们转移到惠州市区做“酒托生意”。大概经营了一周的时间,后来因客人报警,咖啡店关门,而马仔何某也被当地公安机关处理。
      肖某不但不汲取教训,又带着老乡相继辗转广西防城港、北海、柳州等地行骗。每到一个地方,他们开店的时间从不超过一个月。一得手或者见风声紧后,立即关门走人。在实施诈骗过程中,肖某也懂得“规避风险”。当受害人有所察觉后,他们会采取免单或让酒托女付账的方式“息事宁人”。
      当民警问到酒托女李某为何要从事此类违法行为时,李某的回答让人大跌眼镜:家里小孩要吃奶粉,而这种方式挣钱快。同时,因为之前曾被公安机关处罚过,有“经验”,所以再次做起了酒托女。
    几十元的勾兑酒卖上千元
      据该团伙交代,他们卖出的所谓高档红酒和小吃,都是从市场上批发的散装货。
      店里消费使用的饮料、红酒、小吃、果盘都是事先从超市、水果市场上买回来的,然后由服务生将水果做成果盘,买回来的红茶、雪碧、可乐、绿茶、橙汁和30多元钱一瓶的红酒进行勾兑。一瓶30多元的红酒和一些饮料要勾兑两三扎红酒,然后高价卖给酒托女带来消费的客人。
      通常情况下,客人都是以套餐的形式来消费的,如A套餐,包括任意3种小吃、一份果盘、两杯咖啡,价格260元;B套餐,包括任意3种小吃、一份果盘、两杯进口干红,价格380元,实际上这些套餐的成本价也就是三四十元钱。至于2000多元一瓶的红酒,无非是换一种红酒然后勾兑罢了。“反正说出名字,喝酒的也不知道。”肖某说。
      为了应付客人,嫌疑人会在吧台上放几瓶价格在一两百元钱的红酒。万一有客人要看,就会让客人看一下,以此消除客人的猜忌和疑虑。但是,这些红酒不会让客人打开来喝,只是为了摆设。
      民警揭秘“酒托”内幕
      据办案民警说,该“酒托”诈骗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
      首先有人利用网络交友软件吸引并约出受害者,在行业内称为键盘手,往往由男性担任。这是因为他们更容易揣摩同性心理,能迅速切中要害,及时出手“钓鱼”。
      键盘手得手后,会将受害人的信息及约会地点告知酒托女。酒托女冒充网上此前与受害人聊天的女子,直接打电话给受害人,把客人哄骗到预先指定的酒吧点酒水、小吃等消费。在喝酒过程中,她们往往会看准机会喊来自己的“姐妹”,几名酒托女一起加大消费力度,利用男性受害人好面子、不看点单爱慕虚荣的心理,由酒托女多次点单消费,达到骗取高额消费的目的。
      酒托女的工资也是按照业绩来算,倘若键盘手约到一名受害人就会安排酒托女见面,受害人消费的30%归见面的酒托女,40%归键盘手,剩下的30%归店里的正常营业额。若是酒托女自己带来消费的客人,自己就拿客人消费的70%,剩下的30%算作酒吧的营业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