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湖北省公安厅门户网站!  今天是: 湖北公安网站群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警情播报  > 以案说法  > 正文

人民警察“防御式安全执法”的理念与实务初探

发布时间:2017-09-11 09:03:43发布部门:人民法治网

      核心提示:人民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常有伤亡事件发生,给当事警察及其家属造成难以挽回的创伤或损失,闻之令人哀伤,但是,如果具体分析其个案,就不难发现,只要在执法过程中强化“安全执法”的理念和方法,许多伤亡都是可以避免的。
      人民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常有伤亡事件发生,给当事警察及其家属造成难以挽回的创伤或损失,闻之令人哀伤,但是,如果具体分析其个案,就不难发现,只要在执法过程中强化“安全执法”的理念和方法,许多伤亡都是可以避免的。
      “安全执法”的理念虽然早已成为警界共识,但是,无论在学术探讨还是实务操作中,都只是片面地停留在保障“执法对象”安全的层面;而完整的“安全执法”,应当做到“以人为本”,也就是以执法现场的所有人(执法者、执法对象、现场围观群众、途经或逗留现场的无关人员)为本,尤其应当强调执法者自身的安全防护。
      鉴于此,笔者通过对警务实战教程之“三优势”、“五要素”的理解,参照《人民警察法》(以下简称警察法)、《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以下简称规程)的相关规定,结合本人的多年从警经验,总结提炼出“防御式安全执法”的理念及其实务原则。笔者撰写本文,旨在抛砖引玉,供广大警界同仁及业内专家的参考与讨论,共同推动人民警察队伍规范化建设事业的长足发展。
 
      所谓“防御式安全执法”,是指将“安全防御”的理念贯穿于警察执法的全过程,在圆满完成任务的同时,确保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免受不必要的伤害。笔者认为,要做到“防御式安全执法”,应要执法过程中注意“三先”和“三不”两大原则(十八字方针)。  
      一、“三先”原则(先怀疑、先戒备、先警告)
      先怀疑。这是对“危险加一原则”(详见《规程》第五、九条)的延伸;通俗地讲,就是要求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保持高度的清醒和戒备,以免因“想当然”的误判,造成一系列不利后果。
      警察在到达执法现场之前,对接警信息、现场地形、执法对象的人数、身份、现场气氛、暴力冲突程度、可能出现的凶器乃至天气路况等等情况,都要打一个问号,结合自身的经验,通过理性的分析,尽量先期做好处置准备;到达现场之后,马上对执法现场的形势进行观察、分析和评估(包括但不限于,以自身能力或现场警力能否应对之),以便做到心中有数。对可能发生的争吵等情形,要做好徒手制服的准备;如遇持械者,必须要在有武器戒备的情况下方可接近之(《规程》明确要求“提高武力控制级别”)。 
      先戒备。警察到达执法现场后,在接近执法对象之前,必须根据“武力升级”原则,至少提高一个级别的武力等级,做好相关的防御准备(参见《规程》十四条,《警察法》第二条、第三条);切记要在准备好相对应的防护装备情况下再从容介入执法现场;切勿在冲突发生之后再着手准备装备和器械。
      先警告。即“口头警告”;专业术语为“语言控制”;《规程》第十四条称之为“口头制止”。口头警告既是对执法对象实施的必要告知程序,也是《规程》所规定的强制手段之一。口头警告虽然是最低级别的控制方法,但是在通常情况下,是使用武力之前必须履行的执法程序。口头警告的话术包含但不限于大声喝止执法对象(“不要靠近我”、“停止伤害”、“我要使用武力”等等)。既然专业术语称之为“语言控制”,说明这个环节暗含绝对的法律权威;只有通过口头警告树立法律权威,才有可能尽量减少与执法对象的身体接触,进而避免不必要的伤害。警务实践表明,经验丰富的警官,通常都能够通过语言控制来有效制止部分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或升级。虽然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使用“鸣枪”警告,但是,鸣枪警告不能替代口头警告。
      二、“三不”原则(不冲动,不先动,不乱动)
      不冲动。现代警察鼻祖罗伯特·比尔先生在其“从警金科玉律十二条”中就曾明确指出,“制怒、宁静、有礼是警察质量的根本保障”。即便在依法实施“射杀”的执法动作时,也必须要在高度冷静(避免情绪冲动)的心理状态下进行。
      要做到“不冲动”,首先要尽量消除可能激发冲动情绪的诱因;而本文前述之“三先”原则,便可以有效避免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因人格尊严或人身安全受到不法攻击而产生情绪冲动。冲动是魔鬼。情绪冲动会导致一系列不良言行的发生,因此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一名合格的警察都应当努力做到“不冲动”。 
      不先动。在实施口头警告程序以后,如果执法对象继续实施伤害或有明显伤害企图,警察(最好在有执法记录仪取证的前提下)务必及时主动制止之。当然,如果情况危急,比如嫌疑人正与其伤害对象近距离接触或快速靠近时,就不应当拘泥于“不先动”原则。
      在具体的执法情景中,“不先动”原则通常有两层含义:其一,所处位置的不(向前)先动。警察的脚步不先向前移动,而是要有向后方或两侧做撤步移动。如此,既可以争取准备的时间和空间,也可以更加靠近掩体,使自身更符合依法防卫的条件;相反,如果警察率先向前移动,则有可能被执法对象误解成是一种攻击行为或攻击信号,从而激起其冲动情绪。其二,自身动作的不先动。在执法对象还没有靠近或明显靠近企图时,原则上,警察不应当率先先做出制止或攻击的动作。一旦语言控制失效,执法对象明显做出攻击或接触警察的动作或企图时,应果断实施清晰、有效的刚性制止,切实避免自身受到伤害。 
      在现场执法过程中,要特别注意避免“人来疯”的情形发生。在有人围观或起哄的情况下,有的执法对象会变得有恃无恐,对警察构成伤害或羞辱。这种情况就更要注意“不先动”原则,注意保持国际警界通行的“安全距离”。
      不乱动。“不乱动”原则的核心字是“乱”,并非“不动”或“不作为”。所谓“不乱”,系指两个“不能乱”:其一,执法目的不能乱。警察执法的目的是有效制止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或升级,而不是惩罚犯罪行为(惩罚犯罪行为是法院的职能),因此,一旦成功控制了执法对象和执法现场,就应当立即停止武力动作。其二,执法目标不能乱。一方面,应当在语言控制无效(执法对象不停止伤害动作或做出明显伤害企图)时方可对其使用武力,避免伤及无辜;另一方面,在使用武力时要避免攻击其头部、胯部等易致其伤残或死亡的要害部位。
      当然,“不乱动”原则仅适用于警察有优势可控制的情形(详见《警察法》第七条和第十一条);在警察不具备武力优势而自身伤亡概率增大的情况下,应当按照《规程》第八条要求呼叫增援,等待战机。
 
作者工作单位:
徐忠宁(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局);
吴晓东(辽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